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举行记者招待会 中国、埃塞俄比亚、埃及外长就峰会等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2006/11/05


  2006年11月5日,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结束后,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中非合作论坛共同主席国埃塞俄比亚外长塞尤姆·梅斯芬和下届论坛主办国埃及外长盖特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就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中非各领域的合作以及有关国际和地区问题,回答了中外记者提问。

  李肇星:

  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刚刚胜利闭幕。两天来,中非领导人围绕“友谊、和平、合作、发展”的主题在友好、务实的气氛中就中非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达成了许多共识。

  北京峰会取得了丰硕成果。中非领导人回顾了50年来中非友好合作的里程,一致认为中非传统友谊是双方共同的宝贵财富,决心更好地继承并发扬光大、进一步巩固和加强中非友谊。中非领导人通过了《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宣言》和《中非合作论坛——北京行动计划(2007至2009年)》。一致同意建立和发展政治上平等互信、经济上合作共赢、文化上交流互鉴的中非新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中非加强互利合作做了全面规划。

  中非领导人一致认为,中非合作互利互惠,决心进一步加强在经济社会领域的全面合作,发挥中非经济互补优势,真正实现双方共同发展。

  胡锦涛主席代表中国政府宣布了支持非洲国家发展的8项新政策措施,受到非洲领导人高度赞赏。中非领导人决定在国际事务中进一步加强磋商,密切配合,相互支持,共同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中非领导人满意地回顾了中非合作论坛成立6年来取得的成果,高度评价在新中国与非洲国家开启外交关系50周年之际召开中非合作论坛峰会的意义,一致同意加强和完善论坛机制,进一步发挥论坛的作用,全面推进中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

  北京峰会的成功,为中国与非洲国家构筑长期稳定、内涵丰富、不断发展的中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奠定了坚实基础,将推动中非合作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和更高层次上全面发展,有助于发展中国家的团结与合作,有助于促进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埃塞俄比亚外长塞尤姆:

  各位媒体的记者们,我代表参加北京峰会的非方祝贺我们今天的峰会取得成功,我们一定会为中非之间不断扩大的合作注入新的活力。

  中非合作论坛成立6年来,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已经在这次历史性的峰会当中得到了证实。有那么多的非洲领导人齐聚中国参加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这本身就说明了非洲领导人非常重视中非之间建立的新型战略伙伴关系。中非双方的领导人都认识到,北京峰会已经为中非之间友好合作关系谱写了新的篇章,非方领导人都称赞主办方中国对这次会议做出的出色安排和精心准备。中非双方认为《亚的斯亚贝巴行动计划(2004—2006年)》已经成功得到了实施。就像李外长已经宣布的那样,我们这次峰会通过了《北京宣言》和北京行动计划,双方都有意愿进一步加强合作,共同描绘今后三年中非合作的蓝图。

  这次峰会期间进行了中非领导人与工商界代表高层对话会暨第二届中非企业家大会。这个对话会也说明,我们的论坛已经深入到了基层,已经深入到了人文交流的层面上。我也要祝贺中非双方之间建立了第一个中非联合工商联合会,我觉得这一点的重要性也是不能低估的。毫无疑问,这个机构的成立必将进一步推动中非经贸关系的发展,中非经贸合作的未来是非常美好的!

  胡锦涛主席的讲话极大地推动了北京峰会。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向非洲提供了数额巨大的援助,这毫无疑问显示了中国政府最高层的承诺:即进一步发展与非洲的合作。这些具体措施将会在今后三年不断推进,这一定会极大地推动非洲国家解决目前发展面临的挑战。

  峰会还强调,作为互利的一种合作,非洲也为中国不断发展的经济提供了贸易和投资的目的地及资源,因此我们这种建立在互利合作基础上的经贸合作一定是可持续的。我们感到鼓舞的是,中国也愿意进一步与非洲发展经贸合作。所以我代表非方向中国政府和人民表示深切的谢意。埃塞俄比亚作为中非合作论坛的主席,三年的任期现在结束了,下一位共同主席国我们已经决定由埃及担任。论坛对埃塞俄比亚来说,担任共同主席国使我们学到很多东西,是非常值得的经验。毫无疑问,在今后三年我们会取得更大的成绩。我希望在2009年在开罗再见到大家。

  埃及外长盖特:

  首先我谨向兄弟的中国政府和人民致以衷心的谢意,感谢你们在中非开启外交关系50周年之时召开这次峰会,今天这么多领导人出席这么高级别的会议,正进一步证明了中国在世界上的重要地位和与非洲大陆这种特殊的关系,这反映了我们非洲人民要求深化同伟大的中国之间传统友谊的愿望。

  我们埃及高度重视深化同中国的合作,特别指出的是,穆巴拉克总统亲自出席了这次峰会,并随后他将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这些都反映了埃及对发展对华关系的高度重视。特别是所有这些活动都是在我们埃中两国建交50周年这个大背景下进行的。我想强调,中非关系不断深化扩展,到今天已经发展成了一种新型的战略伙伴关系。这种关系不仅局限在双方的经贸合作方面,还涵盖在平等相互尊重和互利互惠的基础之上,在国际政治与安全领域进行磋商与合作。

  《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宣言》和《中非合作论坛北京行动计划(2007—2009年)》这两个重要文件,都强调了我们上述的这些原则。我还想补充的是,昨天胡锦涛主席提出了八项旨在加强中非合作的具体建议,我认为这对我们实现发展来说有着重要的意义,特别是这些措施将有助于推动在非洲实现和平与安全,加强我们的经济合作,吸引中国投资来加强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增加非洲产品对华出口。

  非洲重视解决消除贫困和教育问题,也希望中非双方能够在科技、通讯及信息技术领域加强合作。埃及将继续同中国、埃塞俄比亚和其他兄弟的非洲国家一道,切实落实行动计划,并提出有针对性的合作方案,以实现双方的共同利益。我们致力于全面发展,促进非洲的稳定与发展,特别是解决非洲所面临的社会与经济问题。我深信,中非关系将在未来的三年中取得巨大的飞跃,以造福于我们双方的人民。在此我向各位表示,埃及政府和人民企盼着在中非合作论坛第四届部长级会议上迎接来自非洲和中国的兄弟。

  问答:

  1、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李外长,我们知道,中非双方在这次北京峰会上提出了建立和发展中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应该如何理解其内涵呢?下一步中方将采取哪些具体的措施?

  李肇星:

  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对埃塞俄比亚外长说,感谢你刚才的发言,也感谢埃塞俄比亚作为非盟所在地,为非盟的建设,为中国和非洲国家的合作做出的贡献。我难忘上一届部长级会议在亚的斯亚贝巴举行的时候,我们受到了多么友好的接待。我还愿意告诉没有去过亚的斯亚贝巴的记者朋友们,亚的斯亚贝巴在当地的语言意思是鲜艳的花朵,而且那个城市实际情况和它的名字是吻合的。

  我首先对我的埃及朋友,阿布·盖特外长表示祝贺。埃及赢得了2009年中非合作论坛第四届部长级会议的主办权。我们为埃及朋友感到高兴。

  我们愿意同埃及方面密切协作,同非洲国家一道为巩固和加强中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作出更多努力。我们也相信,埃及将举行的部长级会议会取得圆满成功。我还想说,我和盖特外长两个人的关系也非同寻常:有一次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是在游泳池里接电话。就是说我们埃及外长阁下在游泳的时候,也还在为中国和埃及的友谊,为中非合作在工作。

  这次北京峰会通过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宣言》,宣示建立和发展中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其内涵包括政治上平等互信、相互支持,经济上优势互补、互利共赢,文化上交流互鉴、共同推动人类的进步事业。

  中方和非方共同努力做好以下工作:

  ——政治上保持高层互访和对话。

  ——经济上落实这次峰会双方达成的一系列共识,开展形式多样的互利经贸合作。中方会继续鼓励有实力的、声誉好的企业到非洲投资,积极参与非洲的经济社会建设。我们还愿意扩大从非洲进口,优化我们的贸易结构。

  ——文化上我们会共同努力,推动不同文明相互包容、平等相待、取长补短、和睦共处、共建和谐世界。

  ——在多边领域,在包括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所有的国际组织当中,我们也会继续加强协调,加强合作,共同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共同权益。

  总之,我们会努力落实这次峰会上达成的共识,落实刚才所通过的两个重要文件的精神,落实胡锦涛主席代表中国政府所提出的八项政策措施,使中非合作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更高层次上全面发展,以造福于双方的人民,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和共同发展事业。

  2、埃塞俄比亚电台和电视台记者:

  第一,中非合作论坛对于国际社会来说意味着什么?它将向国际社会传递怎样的信息?第二,中国和非洲未来三年的合作将会有怎样的发展?

  塞尤姆:

  我觉得你的第一个问题非常好,你问的是这种新型中非战略伙伴关系,它到底有怎样的内涵?有怎样的意义?尤其对于国际社会来说有怎样的意义。我觉得它在以下方面有重要意义。

  我一直在关注论坛的部长级会议以及北京峰会,我尤其关注国际媒体,尤其是西方媒体对这次论坛和峰会是怎样报道的。我发现之前的很多报道绝对是负面的。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负面报道。有人说,在这次峰会上,非洲的独裁者在中国找到了新的家园。他们到中国去是为了避免西方对他们的指责,是为了躲避在人权上的责任,为了躲避他们对于良政的责任。这种角度是不是正确的呢?我想强调,绝对不是。

  这次峰会以及中非之间的关系都是全新的,它是一种战略性的合作关系,这是因为它是建立在相互尊重、相互负责,对于文明和价值观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的。中非双方相互依赖,我们的合作不附有任何政治条件,是对双方都有利的。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称这种伙伴关系为一种新型的关系。与此同时,它也是一种战略性的关系,因为它是建立在共赢和优势互补的基础之上的。这次峰会对国际社会来说有什么意义呢?我想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它可以帮助非洲发展,能够在减贫等各方面取得更大的成就,能够走出非洲国家今天所面临的困境,同时也能够帮助中国实现更大的发展。这一点本身就有助于中国自己的和平与安全,以及非洲的和平与安全,有助于非洲的发展和中国的发展。这样,世界各国也可以从中非的和平与发展中获益,它必将会对中非以外的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产生积极而非负面的影响。所以我想国际社会应该意识到这种战略伙伴关系的积极意义。

  李肇星:

  我想对我的好兄弟的话表示支持,我想补充的是,个别的西方记者可能没有读过联合国宪章,也没有读过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我觉得如果不读一读联合国宪章,不了解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不知道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重要性,那恐怕很难理解中非合作的实质和它的重要性。中非合作完全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基本要求,譬如说联合国宪章里边的第一句话就规定了几项基本原则,包括男女平等的原则、大小国家一律平等的原则,以及要保障尊重基本的人权等等。

  中国致力于发展中非友好,就是要根据这样一些精神,包括根据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当中所有的原则,特别是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等原则来促进中非互利合作,实现共同发展,改善双方人民的生活。

  我们的合作不针对、不排斥第三方,中非合作是属于南南合作的范畴,不影响更不威胁别的国家利益,我们真诚的希望非洲实现和平、稳定、发展。同时我们本着开放合作的态度,愿意同国际社会共同努力,为非洲的和平、发展做出我们的贡献。譬如说,我们认为对任何国家、任何地区、任何大洲,和平、稳定是最重要的。为此,从1996年以来,中国一共参加了12项联合国在非洲的维和行动,先后派出3000多人次的维和人员。从2003年起,中国向联合国在刚果(金)、利比里亚和苏丹的维和行动派出了成建制的非作战部队。现在当我们在这里,在人民大会堂这样一个舒服的地方交谈的时候,中国在非洲共参加6项维和行动,中国的维和人员将近1300人,我们还通过双边途径向非盟在布隆迪的维和地提供过后勤物资。自去年以来,中国先后向非盟提供三笔共180万美元援助,支持非盟在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的维和行动,中国将继续和国际社会一道,为维护非洲的和平与稳定发挥建设性作用。

  至于在经济和社会领域,中国尽管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经济上也面临着自己的挑战,但是我们还是尽了最大的努力,来为非洲的兄弟姐妹提供一些帮助。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承担了在非洲的近900个项目,向非洲大约50个国家提供政府奖学金近1.8万人次。所以我们到非洲去,都会碰见一些说中国话的非洲朋友,而且有的非洲朋友中国话发音比我说的普通话还要准,还会碰到许多非洲朋友会唱中国歌。不久前我在乌干达碰到一些非洲老人,他们会唱中国歌曲,比如像《我们走在大路上》等等。我们还向非洲一共派出大约16000人次的医疗队员,为非洲朋友治病达1.7亿人次。

  盖特:

  刚才外长阁下谈到说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事实上中国的确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是它有很大的能力,胡锦涛主席提出的计划体现了中国成立以后中国所取得的成绩。在这里,我们谈到南南合作,中国给我们非洲大陆提供了很多帮助,虽然我们现在还有很多的困难。外长阁下刚才还谈到了中国很有抱负的计划,我相信中国一定会在未来几年实施这个计划。埃及有很多同中国朋友合作的计划,现在有很多的非洲朋友也来到埃及,享受埃及的政府奖学金,还有很多的专家在其他非洲国家开展工作,在技术方面帮助其他非洲国家,我们有8000个专家现在在非洲其他国家进行工作。我们在这方面也希望同中国进行三方合作来帮助我们的非洲朋友,帮助非洲的发展。

  未来三年,作为论坛主席国,我们将学习埃塞俄比亚前三年的经验。同时,我们会同北京的同事们进行合作,协商如何执行我们的行动计划,使我们在2009年再开会议的时候,我们可以说落实行动计划已经取得了很多成就。

  3、埃及共和国报记者:

  埃及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非洲和阿拉伯国家,也可以说是开启了中非合作的良好开端。埃及一直愿意与中国进行经济的合作,改善我们的生活,提高非洲的发展建设水平。我想问一下埃及外长,埃及在加强埃中经济合作,特别是加强在苏伊士经济区建设方面发挥什么作用,使这个经济区成为中非合作的一个良好平台,并且成为进入北美、欧洲和亚洲的一个大门?中国能否帮助非洲和埃及建造这个经济区,向我们提供有关的经验?

  盖特:

  我们同中国的合作包括政治、经济,双边方面的合作,在这方面我们都有共识,我们将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实施苏伊士经济特区这个计划。但是北京行动计划是另外一个项目,我们将寻求非常好的手段来执行这个计划,我希望今后三年能够共同努力实现这些目标。

  4、法国焦点周刊记者:

  我们是否可以认为中非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正在创造一种新的世界平衡?请问李肇星外长,你们想把中国要建的经济开放区放在哪5个国家?这些经济开发区是否像中国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建的经济开放区一样的模式?

  李肇星:

  中国一向尊重非洲国家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在具体问题上也是这样。我们不愿意把自己国家的一些办法或者自己的一些想法强加给兄弟的非洲人民。如果要建设什么开发区的话,我们会同有关国家进行友好的磋商,然后根据一致的意见去进行这种互利合作。

  刚才埃及记者提到过的在尼罗河三角洲的中埃合作问题就是一个例子,我们采取完全积极的态度。胡锦涛主席访问埃及的时候,就对这个项目表示关心和热情的支持。在其他国家也是一样,我们一切都从中国同有关国家的共同需要、共同利益来出发决定我们共同进行哪些项目合作,目的都是给双方的人民带来实在的好处,而不是口惠而实不至。我想强调中国没有想利用中非关系在世界上达到什么平衡或者实现什么不平衡,我们所做得一切都是想有利于实现和平与稳定,有利于全世界各国和各国人民的共同发展。这就像中国政府所一再宣示的那样,在外交上我们需要的,第一就是和平,第二就是平等互利的合作伙伴。

  盖特:

  我认为这次论坛不是针对、或是反对另外一方,这次论坛是为了合作,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推进经济和社会的发展。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在非洲来说,将有利于我们实现稳定,实现稳定将有助于我们实现其他的目标。我认为这次论坛将保证实现非洲的利益,而且它不是针对另外一方或者另外的集团,它的目的只是中国帮助非洲建设伙伴关系,实现共同利益,而且这是建立在平等和互利基础之上的。

  5、科摩罗记者:

  目前非洲还有5个国家并不是中非合作论坛这个大家庭的成员,我想问一下,这些国家的态度是什么样的?他们还对此感兴趣吗?他们是否想孤立于中非合作论坛之外?他们必须满足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参加中非合作论坛这个大家庭?

  李肇星:

  我永远难忘我对科摩罗进行的友好访问和在那受到的热情接待。请你转达中国人民对科摩罗朋友亲切的问候和谢意。科摩罗在当地话的意思是月亮。我记得科摩罗外长以前曾经告诉我说中国和科摩罗的合作可以说是全方位的,只有一点中国朋友还没有做到,那就是中国在发射载人航天飞船的时候没有想到我们科摩罗,没有把我们科摩罗的人带上太空。我当时的回答就是,我们特别羡慕科摩罗人民,你们已经在月亮上了。我们中国人在数千年前也幻想过登月,当时有一个女孩叫嫦娥,她当时去了,但是很可惜这是一个神话。我们和科摩罗的友谊是全方位的,合作也非常有成效。

  至于你所提到的5个国家,我想说中国政府和人民对你所提的那5个国家和人民,也有友好的感情。我们从来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他们的事情。相反,是他们的政府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这5个国家到现在还把自己孤立于国际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之外,他们还同中国的一个省、中国的一个地区——台湾保持着所谓的“外交关系”。实际上,你现在看,一个独立主权的国家同另外一个独立主权国家的一部分、一个省保持所谓“外交关系”,我认为对自己国家的地位也是一种贬低,更不用说这直接违背联合国大会的有关决议,也构成了对中国内政的干涉。所以我们希望这些国家的政府能够回到正确的立场上来,就是说能够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现在我们同全世界169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他们都奉行一个中国政策。现在,中国还参与着包括联合国在内的130多个国际组织,所有这些组织也都坚持一个中国立场,都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盖特:

  中国自15世纪以来,中国的文化就已经到达了科摩罗那个地方。有人说非洲的一个小村庄就是原来中国人到达的一个小村庄。

  李肇星:

  埃及朋友又激起了我的一些想法。我特别感谢埃及共和国报的记者提醒我们,早在1956年,埃及这个伟大的文明古国就在非洲率先承认新中国。当时,我还是一个初中生,但是这样一个消息也使我永远难忘。中国永远不会忘记包括埃及在内的所有非洲国家和人民,在坚持一个中国问题上对我们的宝贵支持。我还要补充一个例子,就是现在中国孩子特别喜欢的美丽动物,比如长颈鹿、斑马,中国明朝以前是没有的。当年中国的郑和所率领的船队,把这种非常漂亮又象征着吉祥如意的动物介绍到中国来,我们要感谢非洲朋友。

  6、新华社记者:

  我有两个问题想问一下埃及外长和埃塞俄比亚外长。第一,有人认为中国与非洲开展经贸合作在非洲搞殖民主义,通过这峰会,您对双方合作的前景更为担忧还是更为乐观?

  第二,您刚才谈到,您以前注意到一些对此次峰会的负面评价,有人说中国与非洲国家积极发展关系的时候,对于一些国家的内部不良现象不闻不问,破坏了这些国家的良政,您对此有何看法?

  盖特:

  在非洲完全没有中国的殖民主义,在这50年中,甚至在未来的500年中,我们都会保持这种和平、友好的关系,而绝不是殖民主义关系。

  塞尤姆:

  我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我希望国际社会能够以一种正确的态度来看待我们的伙伴关系以及这次论坛峰会,说中国对于非洲或者其他伙伴关系的那些不好的做法视而不见,这些指责毫无道理。事实上,我们是在一起来推进人类共同的价值观,包括人权,也包括发展。发展是人权的一个支柱,人人都有权利获得教育,它也是一种人权。所以发展也是一种人权,没有人敢说自己是十全十美的,这是不对的。我们之间的伙伴关系固然也不完美,但是我们想说的是,作为合作伙伴,我们会在合作的过程中不断的进步,我们会不断的处理发展过程中在本国和各个地区中出现的问题,这里边就包括了良政的问题,对于政治和经济关系的良政问题,也包括南北对话这些问题。所以各位媒体的朋友,我想向大家重申,这次峰会的宗旨就是互利共赢的局面,不仅仅是对中国和非洲,而是对整个国际社会。

  7、南非独立报记者:

  刚才大家提到了北京宣言,里面提到各国要共同应对安全挑战,包括非传统安全挑战,请您给我们解释一下它的意思?它是不是也包括针对中国政府的一些抗议行为?

  李肇星:

  我熟悉你这个报纸,我曾经多次到过南非,我不知道你这个报纸能不能反映南非人民的想法,我也不知道你说的世界上对中国政府的一些抗议行为指的是什么。我想和你一起回顾一下南非人民获得自由平等权利的历程。

  你知道,当南非人民在同种族隔离斗争的时候,中国人民、中国政府是坚定的站在南非人民这边的。南非人民到现在还对中国政府深怀谢意,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在现代世界上,确实也存在着一些不安全的因素、不确定的因素,比如说恐怖主义,我想告诉独立报这位记者的是,多年以来,中国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我们愿意同国际社会一道,加强反对国际恐怖主义活动的合作。我们主张在反恐过程当中必须使用统一的标准,反对使用双重标准。我不知道您或者您所代表的报纸是主张什么标准。还有一些不安全的因素,我们也愿意同国际社会一起来进行斗争。

  你说的对中国政府的某些所谓的抗议的话,不知道你指的是不是能源问题。的确我和我的埃及同事、埃塞俄比亚同事都注意到,有人在这方面对中国的一些做法、对中国的能源政策说三道四。我愿意告诉你的是,中国自己就是一个能源大国,能源生产大国。中国的能源自给率超过90%。当然,中国也从包括非洲国家在内的一些国家进口原油,但一个基本的数字是,中国进口的石油仅占世界石油贸易总量的大约6%。中国与非洲国家在这个领域的合作也是中非合作的一部分,是完全建立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之上。在合作当中,中国遵守国际规则,公开而透明。中国不谋求垄断石油资源,也不排斥、不影响其他国家同非洲的合作。如果你所指的一部分对中国政府的说三道四的话是在这个领域的话,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这种指责毫无道理。

  8、埃及《金字塔报》记者

  中国已经向中东派出了中东问题的特使,请问中国在中东问题上可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李肇星:

  中国人民对中东地区人民长期以来遭受战乱之苦深表同情。我们希望中东能够享有和平。我们主张在联合国有关决议的基础上,使中东和平进程不断取得进展,中国作为中东地区人民的好朋友,作为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愿意继续为此发挥建设性作用。这位女士说的很对,中国政府任命了中东事务特使,现在这位特使叫孙必干先生,他已经是中国政府任命的第二位中东问题特使,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愿意推荐他接受你的专访。

  盖特:

  我想介绍一下埃及在这方面的立场。现在加沙局势令我们感到非常担忧,有许多的巴勒斯坦无辜人民遭受了杀戮,我们对此表示谴责。因为,我们要求以色列停止他们在加沙的军事行动;我们也敦促巴勒斯坦各派,停止他们的内讧,停止向以色列方面发射火箭,以避免让以色列得到口实来继续对巴平民进行屠杀。埃及方面将与以色列方面保持协调,与许多受害国家进行磋商来控制住目前的这种局势,来停止这种杀戮的行为。

  9、莫桑比克记者:

  作为一个非洲人,我对于峰会上双方所作出的承诺表示满意,但是不幸的是,可能阁下已经知道了,非洲大陆上有一些国家面临着战乱的问题,你认为这种战乱难道不会为我们之间成功的伙伴关系造成一些障碍吗?

  李肇星:

  我首先对来自“腰果王国”的这位记者朋友表示感谢。我请你先转告莫桑比克的朋友们,特别是农民朋友们,莫桑比克的腰果很好吃,在中国深受欢迎。中国政府和人民也愿意进一步加强同莫桑比克在所有领域的互利合作。至于你所提到的战乱问题,我刚才已经说过,世界上最宝贵的就是和平,国家之间最宝贵的就是团结,人民之间最宝贵的就是友谊。所以让我们共同努力,为和平、为稳定、为团结。有着这样一些条件,我们就更能集中精力发展自己的经济社会事业,以造福于人民。

  10、利比亚通讯社记者:

  我们现在利比亚和中国的贸易额已经达到了23亿美元,今年将有可能达到30亿美元。我想在论坛的框架下,如何进一步促进双方的贸易交往?

  李肇星:

  中国愿意同利比亚,根据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根据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进一步加强我们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的互利合作关系。我们的贸易还有很大的潜力,我想两国政府和两国的企业界都应该抓住现在都在落实北京峰会两个文件这个契机,扩大相互投资,扩大双边贸易,同时也在多边的框架之内加强各方面的合作。谢谢。

  11、中国日报记者:

  请问李部长,刚才你讲到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而且中国自己还有一些困难。在这种情况下,这次论坛提出来还要加大对非洲的援助,这是出于什么样的一种考虑?

  李肇星:

  必须强调的是中非之间的合作是有利于双方。我们务必记住,非洲人民长期以来给了中国宝贵的支持。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今年先后连续访问非洲,都指出这一点。在政治上,比如说我们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我们在联合国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不要忘记,是在1971年10月,主要是由于非洲国家和其他友好国家的支持,新中国才得以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我记得很清楚,26届联大上,23个国家提出提案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23个提案国中有11个非洲国家。最后投票76票赞成,其中26个是非洲国家。朋友给我们做了好事,我们要永远记住。现在我们进行经济、贸易和社会事业方面的合作,应该说它的本质是平等互利、互相帮助。

  中国和非洲都面临着很好的发展机遇,同时也都各自面临不同的,有些是共同的挑战。通过合作,可以使我们更有效的应对挑战。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但也愿意尽自己最大努力给兄弟的非洲人民提供一些帮助,这二者之间并不矛盾,恐怕应该说恰恰相反,只有非洲和中国更密切的合作、团结起来,我们才能都发展得更快一点。

  有句话说得很好,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中国人民和非洲人民彼此喜欢,相互尊重,这不是偶然的。非洲有一种花,名字很奇怪,叫做昨天、今天和明天,它的英文yesterday-today-tomorrow。我觉得简单地讲,可以说是共同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把中非人民的心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也把我们共同的奋斗和努力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最新的例子还包括,在非洲国家的积极支持下,中国的首都北京成功申办2008年奥运会,中国东部的大城市上海成功申办2010年世界博览会。当然,我们也积极支持非洲国家举办2010年世界杯足球赛。至于中国队能不能去参加比赛,我就不知道了,希望他们努力。非洲国家已经对他们表示热烈的欢迎,我们感谢非洲国家这一番美好的情谊。